产品目录
清洁解毒
危废处理
食品医药
土壤修复
生物肥料
仪器设备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金都路4299号6号楼6111室
联系人:乔小姐
电 话:021-57689752
传 真:021-57689752
E-mail:Jziyh@126.com
市场动态

                                    警惕农药残留等有害物的侵害

 近10多年来,我国农药的品种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投入市场的品种多达200种左右,年均用量约25万吨。我国每年因食用蔬菜中毒者高达数千人。食用残留农药超标的蔬菜水果可能引起食物中毒,造成头晕、恶心乃至窒息死亡。长期食用残留农药超标的蔬菜水果,毒素会在体内积累,造成慢性中毒。诱发癌变和畸形的几率大增。许多人都是从上世纪八十年****始使用洗涤剂清洗来降低农药残留,而在此之前市面上是没有清洁剂的。然而我们大家都知道洗涤剂是化学试剂,清洗蔬菜依旧存在二次污染问题。 我们日常生活中所用的洗洁精的主要成分是十二烷基丙磺酸钠、脂肪醇乙(醚)硫酸钠、泡沫剂、增溶剂、香精、水、色素等。大家注意没有,洗涤过的碗放一段时间会有残留白色的物质,那就是不容易洗干净的部分,其中就有接触空气而氧化的砷(****),当然残留的量非常少,不会让人马上就让人产生不良反应。但是许多东西都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再好的身体也经不住每天微量毒素的摄取。即使经过水洗、盐水泡或普通甚至市面多数清洁剂清洗过的水果蔬菜依旧或多或少的含有农药残留。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洗来洗去,水果蔬菜依旧没有纯天然的口感好。 洗洁精是化学合成物,既具有较强的脱污力,又具有一定的碱性,对皮脂膜有脱脂刺激作用。若皮肤表面有破损时,则渗透力提高10倍以上,进入体内可使血液中钙离子浓度下降,血液酸化,人容易疲倦。不管怎么说清洁剂洗洁精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在产品创新上却是异常艰难,否则全国在销的这么多产品中又有几家是有国家专利的。 我们可以来认识个新朋友 “生物表面活性剂(biosurfactant)”它的研究在我国处于初级阶段,在发达国家也是新兴领域。具有一般的化学合成表面活性剂所无法篦美的优点——与环境的兼容性,即它没有毒性,并可被生物降解,因此它们不会对环境造成不利的影响。

                               浙江企业毒垃圾倒入安徽境内,罚款200万

                                                 东方网、长三角频道
千桶“毒垃圾”跨省转移事件调查
  2009年11月底、12月初,来自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某制药厂(普洛得邦制药公司)1000多桶含有二氯乙烷、甲醇、甲烷等成分的废弃有毒化学危险品被转移到安徽省亳州市境内涡阳、利辛两县倾倒。
“毒垃圾”被当成宝贝
  2009年12月3日,涡阳县环保局接到群众举报,楚店镇徐大村南村公路两侧沟渠内发现危险废弃物。 经现场核实排查,环境监测站取样监测表显示:危险废弃物含有二氯乙烷、甲醇、甲烷等有毒物质,都属于《国家危险废弃物名录》中的危险化学品,会对人的中枢系统造成伤害。
数量如此巨大的废弃物究竟从何而来?
  12月24日中午11点半左右,进村后,记者闻到,空气中杂夹有一股刺鼻的气味,令人想吐。 村口坐着五六位老头老太,得知记者来访,担心地说:“气味还是很浓,大家都担心是不是对身体有害。”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徐广飞家。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三间塌坍多年的地基,只剩下一人来高的泥墙。 “毒垃圾”的由来还要从一个叫徐广飞的人说起。据楚店镇徐大村村民徐广飞自述,今年11月25日上午,他突然接到朋友高某(即正在潜逃的河南籍高某)的电话,问他铁桶收不收。徐广飞说可以收。
  11月29日上午,徐广飞来到高某所约地(普洛得邦制药有限公司)时,两辆大货车的货已装好,从外表看,确实是一个个的铁桶。高某说桶里有废液,没毒的,还可以给树和庄稼当肥料!听了这话,徐广飞当时心里还暗自高兴。
  11月30下午,货拉到老家涡阳县楚店镇。因为村里的路不够宽,大货车没法通行。于是,徐广飞哥哥徐广设帮他找来五六个村里人,把货卸在村南面水泥路两边的沟渠里。
  经有关部门核查,转移到利辛县境内倾倒的危化废弃物跟涡阳县楚店镇徐大村村民运回的出自同一家制药厂———浙江普洛得邦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邦公司)。
得邦公司:废料不是我们倒的 
  浙江得邦公司创办于1990年8月,位于东阳市横店镇,主要从事抗生素类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在业内属于大型企业。
  公司大约在1997年4月,经东阳市环保局批复,开始生产AE活性酯。AE活性酯属于医药中间体,可以用来生产头孢曲松等药品。而这次出现在安徽利辛、涡阳两地的废料,就是AE活性酯产品的母液残渣。
  据了解, 2010年1月5日,安徽省环保厅与浙江省环保厅就本次危化废弃物倾倒事件污染赔偿问题已达成一致,普洛得邦一次性赔偿跨省非法倾倒危化废弃物事件对涡阳、利辛两县造成的污染损失及处置费用总计人民币220万元,其中涡阳县60万元,利辛160万元。普洛得邦不再承担其他任何经济赔偿或补偿责任。(时报记者 丁丹青 李笛 发自安徽涡阳、利辛 浙江东阳、义乌 )

               南开教授称中国污水处理厂未能处理PFOS 
                                                     2008-9-2
   据南开大学的学者说,现在中国的许多水处理设施都未能去除污水中的有毒的有机物和其他的一些化学成分。
宋红文和她在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同事们花费了很多年去检测中国北方(包括沿海城市天津在内)的污水处理厂里污水在处理前后其中化学成分的含量。宋红文在7月天津举行的中国化学学会的年度会议上公布了他们的研究成果。
   其中一个检测成分是壬基苯酚,它是从一些含壬基苯酚聚氧乙烯洗涤剂中释放出来的。壬基酚是一种内分泌干扰物,再加上壬基苯酚聚氧乙烯醚,因为可能对威胁人类的健康,是欧盟禁止使用的。
宋红文和他的团队研究发现污水处理的过程只能去除污水中60-70%的壬基苯酚,但是欧美相似的污水处理设施可以去除90%。更糟糕的是,壬基苯酚聚氧乙烯会降解成一些小的代谢物,其毒性要比聚聚壬基酚大70倍左右。宋红文警告说:“这些小的分子更不容易被降解,它们会给环境带来更大的威胁。”
                                           活性污泥
   孙红文的团队还发现了在污水处理过程中会增加一些表面活性剂如全氟辛烷磺酸、全氟辛酸这些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这些物质会本身会代谢、生长并含有毒性。孙红文在污水处理厂检测这些污染物和COD、N、P的过成中发现:在活性污泥的处理过程中,一些传统的污染物如壬基苯酚、全氟辛烷磺酸、全氟辛酸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没有被有效的降解,而且他们会因为不完全的降解聚集在一起,这样毒性会更大。孙红文对ChemistryWorld说:“他们没有设备可以鉴别和把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分离出来处理。”
    去年孙红文的团队鉴定了瑞士污水处理厂排出的水中的化合物,发现一些欧洲的污水处理厂虽然污染的程度比较低,但也同样存在着含有PFOS和PFOA(全氟辛烷磺酸和全氟辛酸)的问题。孙红文说:污水处理工艺迫切的需要一场变革。
    清华大学的环境化学研究所主任张彭义认为孙红文的这项研究给环境中存在的新兴污染化学药剂提供了有价值的信息,他对ChemistryWorld宣称:“但是这并不表示污水处理厂是污染的源泉。FOS和PFOA是通过在普通环境中的一些化学药剂的常规降级过程形成的。"


     据报道,上海有一小女学生买穿牛仔裤,发生染料中毒,满身起一片片红疙瘩!苦不堪言。

                                       三色源菌剂让白色农业更有魅力
                                      http://www.aweb.com.cn 2007年8月8日09:37 中国农业网
   白色农业作为对传统农业的一次革命性变革,对保持农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三色源菌剂,是近年来白色农业发展的重要成果,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三色源菌剂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它对我国农业的未来发展会起到怎样的作用?让我们先从这里读起——
发展无限的白色农业
  白色农业概念诞生在上世纪80年代。1986年,邓小平同志批准高科技“863计划”,时任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的包建中在《光明日报》上发表“发展高科技应创建三色农业——绿色农业、蓝色农业、白色农业”的文章,首次提出了“三色农业”、“白色农业”的新概念。
  何谓“三色农业”?包建中研究员是这样界定的:传统农业为“绿色农业”;海洋水域农业为“蓝色农业”;微生物农业为“白色农业”,以白色来命名是因为这项新农业是高科技发酵工程的工业化生产。工作人员都穿着白色工作服操作,故形象地称为“白色农业”。
  一位领导在一次农业工作会议的讲话中指出:“微生物技术的应用是中国农业未来之希望。”发展白色农业被提到了重要的议事日程。为何要发展白色农业呢?
  首先,传统农业现状亟待改观。包建中研究员是这样解释的:传统农业的发展主要制约因素难以缓解。农业生产,“土”是基础,“水”是命脉。据1992年中国科学院提出的第2号国情报告指出,预计到21世纪20~30年代,中国人口将达15亿,那时人均耕地将下降到0.08公顷(1.2亩),人均水资源只有1800立方米。届时,以水、土为中心的传统农业将接近或达到其承载力的临界状态;农业自然灾害频繁,近几年由于地球气候变暖,洪涝、干旱和病虫害更趋严重,绿色农作物的生长受地域气候及季节的限制,生长周期长,一般要1~2年,生产效率低等等。显然,上述这些制约因素是难以得到根本性的解决的。21世纪中叶我国将有15亿人口,如此惊人庞大的人群,大家仍寄希望于通过人均1亩地的传统农业这根“独木桥”,达到全民共同富裕生活,这是我国国情中的严重“险情”之一。
  其次,“白色农业”与传统的绿色农业相比,其基本形态和生产模式都截然不同。“白色农业”依靠人工能源,不受气象和季节的限制,可常年在工厂进行大规模生产,它是生物工程4项内容之一的微生物发酵工程产业。有关专家认为,大力发展微生物工程科学,创建节土、节水、不污染环境、资源可循环利用的工业型“白色农业”,是目前我国农业发展中比较切实可行的新路子。
  再者,有关资料显示,微生物资源开发有着巨大的潜力。微生物发酵工程应用于农业领域,能生产生物肥料、生物农药、兽药抗生素、食品和饲料添加剂、农用酶制剂、动植物生长调节剂等,特别在生产单细胞蛋白饲料方面,已是国际科技界公认的解决蛋白质匮乏的重要途径。根据科学测算,通过微生物发酵工程,如果利用每年世界石油总产的2%生产出的单细胞蛋白质可供20亿人吃一年。又如我国农作物秸秆每年有5亿吨,如将其中20%的秸秆,即1亿吨通过微生物发酵转化为饲料,则可获得相当于800亿斤的饲料粮,这是目前中国每年饲料粮的1/3。微生物工业是节省土地型的工厂化生产,一座占地不多的年产10万吨单细胞蛋白的微生物工厂,能相当于180万亩耕地生产的大豆蛋白质,或3亿亩草原饲养牛羊生产的动物蛋白质。这有力地展示出,科学技术可以解决食物问题。
应运而生的三色源菌剂
  三色源菌剂是北京新纪元三色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依据“生物要素法”的原理,本着“以菌治菌,以物治物”的科研观念,选用具有国际水平的多种高效活性菌株,并将光合菌、乳酸菌和酵母菌等多种有益微生物菌群按更科学的比例定向培养并复合而成的高科技微生物制剂。它包括土壤修复、水产养殖、养殖、叶面喷施,水质净化5种菌剂。
  据了解,三色源菌剂内富含各种抗氧化物质,氨基酸、消化酶、维生素、未知生长因子等多种生物活性物质。是国内首家获得《有机产品生产资料认证书》的产品。
  专家透露,通过将三色源菌剂施入土壤中,可以加强并复合土壤中固有的微生物群,有利于微生物区系的均衡。由于微生物活性的提高,加速了微生物群落的快速繁殖和活跃,产生大量过氧化氢酶、漆酶和酪氨酸酶等,能有效降解土壤中沉积残留的有害化学物质,加速分解动植物残体,并能较大程度地减低由于盐类聚集而造成的可溶性盐过多,pH降低、土壤板结等不良影响。连续使用可有效清洁土壤,达到修复土壤、消除有毒污染物和改善生态环境的目的。同时产品中的菌株具有形成芽孢、耐盐、耐热和抗逆性的特点,采用的活性菌群产生的代谢物,具有抑制和抵抗病原菌作用,从而减少作物的病害。据了解,有益微生物群除具有固氮、解磷、解钾的功能外,还能解析土壤中10多种对植物有益元素并提供多种活性物质,如氨基酸和维生素等。这些活性物质不仅能克服作物重茬造成的危害,还能使作物口感好,色泽纯正,货架期延长。
  由于白色农业是微生物工业型的新型农业,作为通过光合菌群等多种有益微生物纯培养后复合而成的“三色源菌剂”,可以说是微生物产业领域里的一个重要贡献,对于丰富白色农业、发展白色农业,都具有一定的意义。
  三色源菌剂的应用范围非常广泛。不仅在小麦、水稻、棉花、茶叶、西瓜、冬枣、五味子等作物种植方面得到应用,而且在绒山羊、猪、肉鸡、蛋鸡、鱼等养殖方面也有应用,另外,在水质净化方面也有美好的前景。更让人高兴的是,“三色源菌剂”的应用成果非常喜人。据了解,河南省兰考市三义寨乡南马庄村的100亩小麦示范田,在小麦出苗期用此菌剂灌根,拔节期、开花期和灌浆期进行叶面喷洒,结果小麦茎杆粗壮,无倒伏,麦穗粗大、籽粒饱满,亩增产率54.7%,每亩多收入242.5元。
  拉稀、烂嘴是绒山羊的常见病,也是令养殖户最头痛的事,停药后容易复发难以根治。2006年5月,辽宁省大连市驼山乡丁屯村养殖户在绒山羊上使用“三色源菌剂”进行拌料,前3天以1∶250倍拌料,3天后以1∶500倍拌料。仅用10天时间,并且没用一分钱的抗生素类药,拉稀现象基本解决,烂嘴现象也得到了明显恢复,
  33只羔羊每天还节省1kg料,圈舍臭味明显减少,更值得一提的是,三色源菌剂的使用使绒山羊毛色光亮、顺滑,提高了毛质质量,得到了采购商的青睐与抢购。
  北京市通州区污水处理厂的污水处理能力为240万立方米,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污水处理厂。从2005年5月开始向沉淀池、曝气池中投放“三色源菌剂”。投放7天后,沉池中形成了富含有益活菌的“活性污泥”,沉淀池的恶臭开始减轻;使用15天后,在3道橡胶坝的后段中水溢出口水体清澈无异味,经化验完全达到优等排放标准。
“白色”之路我们走了多远?
  白色农业是一种高科技生物工程。它突破了传统农业的局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基本形态和生产模式。三色源菌剂,作为白色农业发展过程中的一项重要成果,对现代农业的贡献不言而喻,它进一步彰显了白色农业的魅力,增强了人们对白色农业的信心。白色农业的理论已在中国农业界取得共识;白色农业已由空泛的概念成为现实。从1996年8月18日中国第一家正式挂牌的白色农业研究机构“北京白色农业研究所”在北京市延庆县创立至今,白色农业的成果喜人。目前,农业微生物资源的开发利用已在六大领域呈现出美好前景。
  微生物饲料。这是我国当前白色农业的主体产业。目前,利用各种农业废料制成的蛋白饲料、秸秆饲料、EP多效生物添加剂已被使用。这对发展畜牧业、提高肉蛋奶的质量、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有重要意义。
  微生物肥料。我国微生物肥料的研究和应用正在热潮之中。其主要品种有:根瘤菌肥料类、固氮菌肥料类、硅酸盐细菌肥料、光合细菌肥料、微生物生长调节剂、复合微生物肥料等。这些肥料的使用,可以改善植物根部微生态环境,促进植株生长,增强抗病能力。
  微生物农药。现在应用的较多,有细菌、真菌、昆虫病毒等构成的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等。微生物农药是生物农药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一定的时间均可在土壤、水域、动植物体内和大气中降解,形成与环境相容的安全性物质,因此深受欢迎。
  微生物食品。利用微生物发酵生产的真菌肉、食用油已经在英国、法国等国家进行规模化生产。在我国微生物食品中,食用菌是分布最广、食用最普遍、历史最悠久的,香菇、木耳等就属于此类。
  微生物能源。一是以微生物发酵生产的酒精用于燃料。二是沼气。我国微生物能源的应用主要是沼气。发展沼气不仅能解决燃料问题,而且保护环境。
  微生物生态环境保护剂。我国微生物除臭剂的开发和应用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业内人士认为,从总的方面来说,中国在白色农业的研究与应用上还处于初始阶段,只有秸杆氨化作饲料的技术运用比较广泛,但其中的技术含量还较低。
  还有就是在人们的思想意识里,传统农业仍然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要想让大多数人转变观念,充分重视白色农业,还需要一个过程。“白色”之路,任重道远!
  包建中研究员曾撰文指出,21世纪国际经济社会要取得进一步发展,必须首先要解决“两个难题”,实现“一个战略目标”。两个难题:食物安全保障和生态环境保护;一个战略目标:可持续发展战略。这是发展白色农业的宗旨和历史使命。要在以下两项白色农业工程上做文章:
  推行“人畜分粮”和“无公害绿色食品有机食品”工程,解决两个难题。这项白色农业工程,既能解决食物安全保障问题,同时又能节省出大量生产饲料粮的耕地,可用于退耕还林草、退田还河湖,建设美好的生态环境。
  建设“三维资源结构”的新型农业。实现一个战略目标发展白色农业,将“二维资源结构”的传统农业,变革为“三维资源结构”——植物种植业、动物养殖业、微生物增值业(发酵业)的新型农业,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
  今天,全世界都面临着人口、资源、环境三大问题,我国遇到的挑战更为严峻。依靠以水土为中心的传统农业将接近或达到其承载能力的临界状态。而白色农业——微生物资源开发有着巨大潜力。微生物饲料是白色农业的主体产业,是实现“人畜分粮”目标的物质基础。可以预料,随着科技的发展,将来还会出现白色农业新产业。我们期待着更多像“三色源菌剂”一样的“白色”产品问世,不断加快我国白色农业的发展进程,逐步缩小与世界白色农业发达国家的差距,为早日实现中国农业“三色化”而努力!

                          农药可能通过简单的试纸测试出来

  科学家们正在对一种简单的纸张传感器的发展进行报道——“纸条上的实验室”——把它浸入样品一会后,如同石蕊测试一样,传感器可以给出测试结果。 该传感器由约翰布伦南及其同事共同发明的。神经系统功能的实现需要乙酰胆碱酶,而磷农药,如二嗪磷,对这种酶的活性有抑制作用,这就是该传感器的工作原理。 分析化学对这种纸条进行了描述,它包括两个部分,靠近其中一端的区域装有酶,另一端的区域装有称之为IPA的化合物,当乙酰胆碱酶将其分解后,会显出蓝色。 将酶浸入样品中,让样品通过毛细作用与酶接触。然后把另一端进入水中,让IPA随水流动到含有酶的一端。如果样品中不含农药,纸条显蓝色。如果含有农药,纸条颜色会根据农药浓度的大小显示不同的深度。

                                 越战时美军投放有毒物质 
(来源:中国POPs科技网注明自网易新闻网2010.01.06)
  越战时期美军在越南投放大量除草剂“橙剂”,其含有大量二噁英有毒物质,导致战争结束后这么多年,各种癌症、基因变异等痛苦仍在折磨着越南人民。美国军方一直在掩盖这一战争丑行,因为他们的越战老兵也在遭受这种痛苦,而政府要支付大量的赔偿金。
  仍在遭受“橙剂”后遗症折磨的越南青年人 
  有的越南儿童,一出生就没有眼睛,胡志明市的一家医院的护士正在对他进行检查,这家医院专门收治因越战期间的“橙剂”造成伤害的儿童。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橙剂”是一种高效除草剂,其含有毒气体二恶英。越战期间,为打击隐蔽在山林处作战的越共部队,美国空军向越南喷洒了大量落叶剂,杀死大量树木和草丛。其中绝大部分是橙剂(因该毒剂储存罐外涂装为橙色而被称为橙剂)。加拿大一家环境公司在越南进行土壤样本采集和调查后发现,虽然战争已远去多年,越南人仍然在遭受着橙剂引发的癌症、基因变异等疾病的折磨。“橙剂”已成为美军留给越南人的一份有毒遗产,成为他们难以抚平的伤痛。
  有毒遗产“橙剂”危害的发现
  这家环境公司叫做哈特菲尔德(Hatfield) 咨询公司,总部位于温哥华,科学家博伊文(Thomas Boivin)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哈特菲尔德咨询公司在加拿大政府的资助下,为越南慈善机构和穷人提供免费的专业服务。该公司因为致力研究落叶剂的污染问题,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资源。这家小型环保公司在越南曾经的美军的空军基地收集土壤样品,追查二恶英这种毒素是如何在食物链中发挥作用,从空军基附近池塘的土壤和沉积物,到鱼肉和鸭脂肪,再到受污染地的居住村民的血液和母乳,是怎样一步一步进行污染的。博伊文以及其它科学家相信他们已经找到了美军数十年前使用“橙剂”在存危害的证据,并认为将对越南人的健康极成威胁。他们的分析结果表明,这种能够引发癌症二恶英有毒物质,其含量远超于美国环境保护局对可居住条件下的标准。
  哈特菲尔德咨询公司和越南的科学家对分散于越南南部的3000个前美军的军事设施进行了抽样调查,确定出28处“热点”地区,其中有三处高染污地区位于人口稠密的岘港、边和市和富吉县。在调查中,一名妇女的母乳二恶英含量是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安全级别含量的6倍,她的一个小孩患有脊髓露出体外瘫痪症。这是一种先天的出生缺陷症。在美国,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会对患有此病的美国退伍军人的子女进行补偿。他们的研究为“橙剂”——这种美军留给越南人特别的战争遗产,所带来的危害提供了一种解决的可能性。避开出生缺陷和其他健康问题的复杂争论,这才是目前一项紧迫的任务,这种在日常生活中发现的持久性污染物理应引起重视,并尽快找出解决的方法。
  美国做得远远不够
  然而,自哈特菲尔德咨询公司2000年发表第一份调查报告以来,美国政府除了提供600万美元来解决因落叶剂染污而引发的健康问题外,对染污地的清理却几乎没有采取过任何实质性的行动。
  虽然在第一份报告出来以后,美国和越南开展了更多的合作。博伊文也赞扬说:“尤其在过去几年间,美越双方开展了不少合作,这是相当令人鼓舞的”然而,美国对在越南前军事基地的整体清理行动步伐一直很慢。目前,越南和美国官员对准确的清理成本尚未达到一致意义,但估计会涉及到数千万美元的投入。美国任驻越南前任大使迈克尔•马瑞(Michael Marine,2004至2007年担任此职)说:“毫无疑问,在越南的二恶英含量是有害的,而且毫无疑问,美国和前南越军队储存这种物品的地方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所在。”他说:“论据相当明显,美国应设想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毒遗产“橙剂”的危害
  橙剂不仅对其直接喷洒的士兵和平民造成影响,在它所储存的基地和周围地区,这种化学物品也产生了持久性的危害效果。阮文勇( Nguyen Van Dung)于1996年参与了岘港机场污水渠的清理工作,当时他并不知道,越战期间美国在此机场存放了大量的除草剂,这些除草剂含有的剧毒化合物可以引发十几种疾病。他更不知道该化合物已经浸透到土壤中,并且维持很高的危险水平。阮和他的妻子,带着他们还在婴儿期的女儿,住进了离这个前美军空军基地的相邻的一间房子里,在随后的13年里,他俩一起在机场工作,他们在这里生下的两个小孩均患有致命的患病,其中包括罕见的血液病和骨骼病,他们怀疑是由机场的染污物所致。他们的第二个女儿在7岁的时候因此而死去,现在他们10月大的儿子,因患有同样的疾病,每个月不得不进行输血才能维持生存。这位现年41岁的男子,盘着腿坐在地板上,一连晃动着摇篮里虚弱的婴儿,一边黯然泪下。他说:“我是一个男人,从不轻易掉眼泪,但是每次我儿子输血时我都会流泪。”
  在过去三年里,哈特菲尔德咨询公司和越南的美学家,对岘港机场内的职工进行血液和母乳二恶英含量测量,他们发现这些含量竟然是世卫组织认定为安全含量的100倍。二恶英是被认为是已知的最持久的毒素。在环境中,其半衰期可达几十年年,这只是它要减少一半所花费的时间;在体内,二恶英的半衰期大约为七年半,这意味着,10年前哈特菲尔德咨询公司测试过的一些居民,他们现在体内毒素的含量会处于更高的水平。研究显示,接触二恶英会提高癌症和其它危险疾病的发生率,但它对人的影响几十年才会显露出来,有些接触者甚至终身不会发病。但是,科学家认为,该化学物能够扰乱细胞的发育,甚至可以改变人的基因。
 “仙湖”的劫难 
  这些污染并不局限在岘港机场,科学家还发现,而除草剂而带来的二恶英已经渗透到附近的一个叫做“仙湖”的里,数十年来,这里的居民一直购买和食用产自该湖泊的鱼类。由于湖的沉积物和鱼类的二恶英含量相当高,越南政府发布禁令禁止在湖中捕鱼和游泳,并将住在湖附近的居民进行搬迁,越南政府在湖的周围修建了混凝土墙进行封锁,以防止人员进入。但时仍然有一些青少年不听劝令,爬入其中进行垂钓。
  范氏菊是一名74岁的老人,十多年来,它一直在这个岘港机场以西的风景如画湖泊里种植莲藕和打渔为生,2007年,在哈特菲尔德咨询公司通过调查发现,该湖泊的沉积物的二恶英含量是大于全球安全标准值的40倍后,她从事的生意被迫关闭。范氏菊抽取的血样显示,她体内二恶英的含量超过世卫组织界定为标准值的50倍,为越南国内二恶英含量最高的少数人之一。她的孩子们因为跟她一起在湖上工作,食用了不少受污染的鱼,体内二恶英含量也非常高。虽然他们都没有生病,但是范氏菊表示,自从她得知测试结果以来,就感到非常害怕,成天担心病毒会影响到她的孩子经及孙子孙女们的健康,她的体重也已经减轻了十磅。
各方的努力及评价
  2006年美国环保署(EPA)开始对越南境内的慈善组织提供技术援助,以帮助他们在清理二恶英所作出的努力。其中比较出名的是是福特基金会,一直不遗余力地在寻找廉价的方法来消除机场和“仙湖”的二恶英。美国国际开发署签署了一项价值140万美元的合同,以研究如何更好地对现场进行清理,该研究机构表示,将需要三年时间才能得出成果。
  但对范氏菊这些受害者来说,这些措施丝毫不能减轻她的恐怖。她说:“我总是不断地担心我的孩子和孙辈们的健康,我已经老了,我的健康并不重要,但我放不下他们。”美国国会调拨的资金就远远不能满足清理岘港污染点的需要,更不用说要清理越南南方分散其它地区的几十个热点地区了。
  美国国会的研究部门去年6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清理岘港空军基地的费用为1700万美元。而越南方面认为,清理三大最主要的热点地区所需经费为6000万美元。环境部副部长宋勒可表示:“美越双方都开诚布公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知道美国政府不能包办一切,但是他们至少应该对已经发生在越南这一切表现出一些同情心。”

 警惕我们餐桌!

  

   

 

 

版权所有 © 上海居知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08009649号
www.juzhiy.com